云敏之

备份

我的思绪被它吸引住了。那些闪烁着白色锋芒的柔滑飘带,在晦暗的午后阴影中逸逸游荡,被辛勤的夏风拨动,温婉缠绵。
自它被我的灰质制造出来的那个渺小瞬间,它就已不再是我的一部分。脱离了暂且照管它的宿主,它离开了我,成为了它自己,独一无二,它是一段充满欢愉的沉思,尽管其中的内容苦涩不堪,破碎且忧愁。我以它为骄傲,明白它的离去是必然的,不论我多想留住它,想从它身上再得到些酸楚的慰藉。
于是我松开了手,看它渐渐上升。不畏午后骄阳的炙烤,干瘪的云层亦被它穿透。它能去任何我的灰质所不能到达,所不能想象的地方。它是万物之上的万物,能藐视万物之上的虚无;意志复苏或将死的瞬间,世界新生或崩倒的时刻,都有它隐者般的身影。它能眼看一切,亦能随手丢弃,遗忘在一切初生之地。
它是自由的,自由且强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