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敏之

备份

欧贝克:不可调和的善恶两面

欧贝克身为被剥削利用的龙学院密探,在苦寻真正魔法的旅途中,本是抱着奚落游戏的心情答应了主角,以【模仿学院】的方式戏谑地接下了教导主角的委托。
在主角遇见他之前,欧贝克已经压下了被驱逐的愤怒,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以及命运对他的恶意。但对过去的留恋与仇恨是如此的苦涩不甘,以至于让潜心钻研魔法的他在那个简易的图书馆中,把提出想要学习魔法的主角很是平静地奚落了一番。冷淡是长久压抑愤怒,管理愤怒的表现之一,他用骄傲与无聊的口吻审视了主角,最后答应了主角,毫无刻意的为难,所要求的不过是要主角找到魔法著作好供他教学所用而已。在主角能够拿到第一本魔法著作之前,欧贝克手中能教给主角的魔法既简单又无大用。这是龙学院的惯常手段,正如后来欧贝克对主角说:(如果龙学院的学者们发现了)你如此地才华横溢,他们只会污蔑你,治你罪名,把你驱逐出去。龙学院就是这样一个等级森严,极度剥削下层的机构。即使是背负杀手任务的密探,不论欧贝克如何卖命,得到的魔法都只不过是鸡肋的废品。在答应了欧贝克为他找魔法著作后,如果长时间既不学习(购买)他现有的魔法,又不去搜罗他要求的著作交给他,他就会悄然离去。身为主角的灰烬绝想不到这将会是多大的损失。四部魔法著作中我印象深刻且经常使用的有隐身,密探,结晶之雹,法兰快箭。事实上,欧贝克身为老师所教授的所有魔法都是有用的。不过因为智力,职业等等方面的限制,一部分魔法很难得到合适的使用机会。但没有灰烬会否认密探与隐身在前期无猫戒,武力值相对不高时有多重要【莽得让人害怕的除外】。右手武器隐身在一些特殊场合的作用也是十分有趣【想想入侵的你隐身了你的晾衣杆去捅毫无准备的对方】。
咒术老师曾开玩笑地说咒术不过是敬陪末座,这不过是一位睿智公正,心中的信念坚定纯净的老咒术师的自谦之语。欧贝克从不与主角谈论魔法的高贵与神秘,但他的言谈之间却一直流露着对自己身为魔法师,对魔法存在的自豪之情。与循循善诱,殷殷教导主角体会何为真正咒术的柯弥库斯相比,欧贝克只不过敷衍地对主角说了一点龙的二元性,就自顾自地转移话题了。因为从后面的谈话我猜测,开始的他对主角与主角能否找到魔法著作根本不抱任何希望,之所以答应主角,也只是因为【看书累了】,【正好休息】这样蹩脚的借口下,隐藏着他追逐魔法而不得的疲倦与心灰意冷。他需要一个新的环境逃避过去的失败,需要安全的住所妥善地处理自己的情绪与烂摊子。正巧,主角就在那时出现了,还渴切地请求一个穿了密探服饰的陌生人学习魔法。欧贝克对主角说话的语气是随意的,冷淡里带着【反正你什么都不懂】的轻慢,但也存着对主角的好奇与探究之情:是什么样的一个灰烬,才会在履行职责的路上,碰到一个自称是魔法师的人,就一心一意地请求对方教自己魔法呢?这样的主角在欧贝克之前的人生里大概是不存在的。这个灰烬买了他【模仿学院】而卖出的鸡肋魔法(这根本不是教导),这个灰烬找到了黄金卷轴,法兰卷轴,罗根卷轴,甚至是结晶卷轴,这个灰烬把一部比一部珍奇且珍贵,甚至可说是代表着魔法之根,失落之根的卷轴都供奉给了他。这个灰烬展示了自己对承诺的忠诚。这个灰烬在魔女蛊惑,试图杀掉怀有秘密的自己时,竟然反手杀了这个魔女(当然啦,这是我操纵的主角版本,为了一把剑就干掉魔法老师的灰烬多了去了,把他们掐了别播)(我就是嫌游魂太丑,真的。深渊大蛇,人脓什么的,丑得我都不敢看)。主角一心一意地在漂流汇聚之地奋力拼杀攒钱买魔法,对欧贝克心灵的变化毫不知情,但欧贝克对自己心中的震动是不可能不明了的。他到底想了什么自然只有自己知道,可当主角购买的魔法超过一定数量魂之后(具体多少我并不清楚,我是在给他两部卷轴,法兰斗舞决赛之前把现有魔法一次性买完后),再选择【说话】,欧贝克就会用略微缓慢轻柔的口气对主角多说几句话。第一次,他谈到了古老魔法师的惯例,提到了失落的传承,重中之重的是,他和主角谈论了【魔法师的资格】,并主动给予你一枚幼龙戒指,它正是(古老)魔法师身份的象征。随后他又问到,你喜欢嬉戏吗?如果这是一部电影或连续剧,我猜主角会说【喜欢】或【不喜欢】之类的,不论主角如何回答,欧贝克都会再主动给予主角一枚沉静龙纹戒指,并告诉了主角这戒指的用途与象征:完全消去主角发出的声音,并且是魔法师之间相认的证明。
在猎王者的路上越走越远的主角或许并不知道,不,我猜主角肯定不知道,之所以欧贝克会免费把这两枚戒指相赠的原因之一,其实就是欧贝克对主角的愧疚和感激啊。直到这时,欧贝克对主角的态度与感觉已和最初大相径庭了。试想,一个把自己的图书馆安置在一楼都是怪,乐观一点说是露天大厅,客观来说就是破得让人想捏魂的二楼,往前是结晶老者,往后是法兰要塞的可怕之地,连椅子都是顺手宰了一个怪,把它背后的架子收拾收拾就当成自己的椅子的人,一个被龙学院驱逐的不死人,一个落魄的,疲倦的,骄傲的魔法师,一个密探,这些年来,他手里除了那几个鸡肋魔法之外,还能有什么呢?还会有什么是他自己的财产呢?大概就是这两枚意义非凡的戒指了。一枚代表传承与证明,一枚代表归属与安全。欧贝克把他仅剩的珍宝给了主角,为了主角的信任,为了那个承诺,为了卷轴,为了这个曾被他讽刺为【英雄大人】的灰烬为他所做的一切:正是主角,浇熄了他的愤怒,抚平了他的怫郁,找回了他的机敏与骄傲。欧贝克不必再用苦行僧似的自我虐待苛责自己了,他已跳脱自我放逐的窠臼,因为在祭祀场那蜡烛永燃的偏隅一角之处,那个幽静的小小角落,每一次,那个血条永远满不了的灰烬重回营火后,都兴冲冲地跑到他身前(当然,摁w+alt静步走也是可以的),那亮闪闪的灰色眼睛看着他,学了一个昂贵魔法后还不肯走,仿佛只是想让他多说几句话似的(我对他爱的确实这么深)。也许这就是灰烬的魔力,不知怎么的,这个穿着舞娘套装的青年男子,就让欧贝克的尊严悄然绽放,重见天日,并且完整无缺。
终于,某一刻,主角成了他必须与之斩断联系的存在,成了让他不得不离开的原因,成了叫他不能承认,甚至不敢承认的纽带与连结。四部卷轴都给了他,在他这学习了全部魔法之后,欧贝克突然主动开口了。比之之前,他的音调低沉了许多,语速更为缓和,而且被苦涩与淡淡的释然浸满了。他告诉了主角自己的身世,自己赖以生存又遭折戟的职业,他对主角坦白得如此突然,但显然,他把这些压抑得太久,当一个善意与忠诚的陪伴在面前出现后,再铁石心肠,诡计多端的人都会忍不住倾诉。但对于像欧贝克这样别扭的人来说,这倾诉也意味着他去意已决。
【我不想这样……】,【说是模仿龙学院那一套,但我自己不也沉浸其中……】,【是我的问题,我无法再继续。】龙学院是个把所有正面意义的维系都公然摧毁的地方,而欧贝克,他注定会在那里遭受失败。因为他不相信承诺(他自己或许也并不恪守承诺,如果他曾对谁许诺过的话,密探这职业估计不会有什么真正的许诺),可主角对承诺的履行,以及这履行中暗示的那份真诚与忠诚,却像营火一般,把欧贝克烫得无法再对自己施以任何心安理得的欺骗。他没法再用模仿学院那一套欺骗自己了,他发觉到,与其说是主角离不开他教授魔法,真相却是他自己不想离开主角。他知道,他正“沉浸其中”。
可他为什么“不想这样”?因为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失败的根本原因,或许有能力那部分作为诱因,但本质上,他的失败是由他一直抱持的信念与他终于挖掘出来的自我之间,那毫无调和可能的矛盾导致的。他甘当密探,在龙学院(能不能出个让我砍死龙学院所有学者的DLC,我乌拉席露出一百块)汲汲营营多年,即使遭遇背叛,那时他所愤恨追索的依旧是龙学院灌输给他,以及他聪敏的天性暗做更改的信念。他自持甚高,自忖总有一天能重回龙学院,甚至报仇雪恨。但直到那天,在他终于理解了自己苦闷的真正来源之后,欧贝克看清了自己的矛盾:他仍存有良善,他曾误入歧途,他已无力更改。
但欧贝克绝不是幡然悔悟的那类人,比起帕奇的羊癫疯式精湛游魂性格特质,欧贝克更复杂,但也更容易被理解。他的倨傲从未被消磨,不论何时,他都是将利益,理智与尊严置于头顶之上的不死人。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缺陷,这本身就够他恼羞成怒的了,如果是以前,估计他甚至会射爆主角的头之后一走了之。他抵挡诱惑,但也难以根除诱惑对他的诱惑。他以嘲弄的姿态戏弄主角,却真的得到了他想都不曾想到的珍宝。他蔑视玩弄了一个承诺,但承诺的对方却给了自己能给的一切,毫无保留。这叫他心碎,使他羞愧,叫他恼羞成怒,但那之后又是一个自傲与自卑的无尽循环,里面还搅拌着若有若无的渴慕与羞愧,它们难舍难分。因此,“是我的问题,我无法继续”。继续什么?(搞不好是本来计划要搞死主角后摸尸体)欧贝克绝不会回答这些问题。
【你是个真正厉害的男人/女人,你竟然学会了这么多的魔法。】说这话的欧贝克,语调里带着真实的钦佩,表现出了少有的轻松。那之后,就都是淡淡的惆怅与失落了。当主角离去时,他不再说【别忘了回来啊】,而是温柔地说,【祝你一帆风顺】。如果主角离去后又迅速再次交谈,他就会说,【怎么了,你又忘记什么东西了?】然后轻轻一笑,【反正你就是这样的人啊】。在此我要表达对配音人员的敬佩,这两句话所表达出的亲近与轻快,我当时听了都笑了起来(欧贝克吹突然兴奋.jpg)。
接着,毫无疑问,当主角再次回到祭祀场找他的时候,欧贝克离开了。打完洛斯里克双王子之后,回到祭祀场再去大书库,欧贝克死在了书桌旁的椅子上。面前摊着一本书。
我调了很久的视角,看到了他的脸,他睁着眼睛(建模师:经费紧张,抱歉) 。
我拿走了他的骨灰,没给祭祀场侍女。
后来我又在大书库的另外一端找到了葛雷瑞特的尸体和骨灰。如果是电影或电视剧的话,主角应当会转身把写剧本的那位一雷枪捅死吧。
打那之后,第二周目,第三周目,第四第五周目,我都不再买光欧贝克的魔法了。也不再允许葛雷瑞特去王城偷东西了。
后来,我只敢打开监狱牢门就往外跑,也只敢在碟罚森林那儿,那个破旧的二楼门边,静静看一会儿桌子前那个站着沉思的密探了。​​​

































评论(21)

热度(52)

  1. Liuka云敏之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好棒啊…爱上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