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敏之

备份

浣熊市,一九九四 P10

克里斯在醒来后的第二周自然地结束了第一周里的坏习惯:他不再手里抓着熊猫玩具不放,蹲下去,通常是逮哪儿蹲哪儿,一脸无辜,坦坦荡荡,一边看着铂金或威斯克,一边发出排泄的声音。
但第二周里他仍然处于感知运动阶段,离获得客体的永久性不知还有多远。他依旧在威斯克离开房间后惊慌失措,又在他回来后把熊猫往他身上砸。有趣的是,他获得了这一阶段通常会缺失的平衡逻辑。他能认出镜子里站在他身后的人,还会及时转身,他寻找的神情与动作证明他能通过镜子推断出这个人实际站立的位置。可当铂金抓着他的手碰触镜面里的自己时,克里斯显示出了相当程度的迷惑。他依旧认不出镜中的自己,并且自然地忽略了它。但他能认出照片,当威斯克把STARS的合照给他看时,克里斯能轻易地指出威斯克和旁边的自己。
第三周时,他不再滥用象征了。他开始理解符号的作用和限制,不再使用对成人来说夸张的比喻。他开始理解意象的意义,并迅速恢复了连接意象与语言的能力——克里斯开始喋喋不休,有一天晚上,他甚至把看着他睡觉的威斯给哄睡着了。金发的男人精疲力尽,从来没这么困倦过,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他在这个阶段待了将近三周。铂金说这是正常的,语言与意象的双重发展与恢复需要足够的时间,因为语言和肢体行为不同,最容易产生变异。铂金因此不再用同雪梨说话的方式与克里斯交谈了。交谈的内容也逐渐被成年人的日常交流所取代,而不是整天的叠词,夸张和通感比喻。万物有灵论不再起作用,但克里斯依旧喜欢抱着熊猫摇晃,叫它妹妹。
第六周时出了点小问题。克里斯开始梦游,哪怕他是在午睡。理论上来说,他不应当感受到任何外界的剧烈侵略,或者造成他感受到侵略的源头。铂金的温和是无可争辩的,威斯克在此刻的克里斯眼里和铂金几乎没有不同。如果非要实话实说,他们几乎要平静温柔得发腻了。他们讨论,观察,化验,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克里斯就要恢复记忆,重获成人应有的知觉功能了,他的大脑正在为这最重要的一步做准备。
这个结论让铂金决定用一顿丰盛又正常的久违午餐作为庆祝,但将近凌晨时,威斯克还是在冰箱旁边看到喝着淡啤酒的他。两人相顾无言,就着逃生应急灯的微弱光线,各自喝完了最后一口。
第七周是个灾难。约翰 郝发现了铂金实验室里靠在恒温处理区门口乱涂乱画的克里斯。克里斯受到了非常明显的惊吓,还砸坏了约翰 郝的头。当晚他开始发烧,铂金完全没有办法抽身,只好祈祷威斯克处理这个意外的方式温和一些,别让他们受到过早注目,这可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
克里斯烧了六天,任何退烧药都可能阻断大脑的恢复进程,他们只能用物理降温。当他清醒时,他们把他放在冰褥子上。如果他睡着了,他们就把他用降温毯裹起来,每两小时更换一次。期间铂金掉了八磅肉,威斯克则成了名副其实的R.P.D.地狱之主。STARS成员心有余悸了很长时间,几乎都奄奄一息了。
威斯克走进房间准备替换铂金时,铂金连眼镜都没摘,歪在那儿打着呼噜。克里斯老老实实地躺在那儿,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走近了,坐到床边,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会儿,威斯克叹了口气。“老虎崽,”他说,点了点克里斯的鼻子,上面还冒着汗珠,“就会惹麻烦。”
克里斯突然脸红了,这让威斯克感到少有的惊奇,哪怕是戴上墨镜学他说话,被他抓了个正着的克里斯都没有脸红过。这小子紧紧闭上眼睛又睁开,再看到威斯克时,克里斯整张脸都亮起来了。
"Long time no see, Capta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