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敏之

备份

浣熊市,一九九四 P11

他请里昂喝了杯奶昔,里昂气鼓鼓地接受了。他准备回家再拆礼物,但里昂坚持他现在就打开。是一块银色的机械表,克里斯戴上了,里昂这才满意地喝起饮料。
他们的关系因为一款他们都特别喜欢的游戏而拉进,里昂问了他许多问题,比如当一个警察是怎么样的感觉,下班之后能不能喝酒。克里斯一一回答了,问他想不想继续上大学。里昂更倾向于上警校,理由是警察这个职业非常酷,而且他的大哥还在N.Y.P.D.任职,他父亲是个军人,所以要么从军,要么做警察。当他知道克里斯曾在空军服役之后,里昂的眼睛更亮了。克里斯和他说了好一会儿开大黄蜂是什么感觉,还承诺等到明年春天,他会教他怎么开拖拉机。
两个人依依不舍的在咖啡馆门口惜别了,克里斯外带了一盒甜甜圈当做堵住搭档嘴的贿赂。等他回到警局时,克里斯这才绝望地发现所有人都在大会议厅开会。让他在绝望路上更进一步的是他被恩瑞克 马里尼抓了个正着,不得不捧着这盒甜到发腻的罪证,低着头蹭到座位上。弗罗斯特他们几个窃窃发笑,巴里的脸更黑了。只有威斯克一脸平静,仿佛克里斯只是一只误闯民宅的小浣熊。克里斯发挥出了他服役时习得的侦查技术,观察威斯克直到会议结束后,他终于给自己判了死刑——他可能活不过圣诞前夜了,威斯克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我想吃人,并且这个人是克里斯托弗 雷德菲尔德,生的。”
克里斯保护着他所剩无几的残存勇气,下班,回家,直到他刚刚放下了心,裹着被子看起了对楼邻居家的深夜电视连续剧。门铃就在那时候响了起来,克里斯这才发现,自己突然重回平静,之前的提心吊胆,无所事事其实是烦躁不安——他在等待,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等待的是什么。但马上他就得到了答案——威斯克提着两个黑漆漆超大容量的行李箱不请自来。克里斯,毫不夸张的说,手脚发软,四肢冰凉,但呼吸的节奏又重新深沉有力,不再清浅紊乱。他的心终于安定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站着,房间里没有凳子,连一张吃饭的小饭桌都没有。克里斯把唯一的家具,那张单人床贡献了出来,请威斯克坐。他又在威斯克的眼神示意下打开了行李箱,里面都是克里斯的东西。大衣,皮夹克,毛衣,长裤,还有手套和皮鞋——它们确实是克里斯的尺寸,但都不属于克里斯——是威斯克按照购物目录买下来给他的。这几周里克里斯一直维持着高水准的光鲜亮丽,斐法都要嫉妒他的羊毛料了。
他收拾着这些衣物,默默不语,羞愧难当。巴里常常教育他行动之前多动动脑子,但最快的永远是他的直觉,它总是把自己理智思考得出的结论甩到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在试图以此证明些什么——证明他依旧是个傻乎乎的菜鸟警员,以后的每一天见到威斯克的时候都要和从前一样,缩起脖子,装作自己一无所知,毫不在意吗?
“对不起。”他道歉了,站在威斯克身旁,双手在背后扭着手指头。威斯克叹了口气。克里斯甚至不需要思考辨别,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他的平静变得脚踏实地,真真切切——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澈晴朗,接下来他需要做的和他想要做的正正好好,完美重合。
他弯下腰,亲了亲威斯克微凉的脸颊。
威斯克的脸颊是甜丝丝的,即将降雪的前兆。他看着这个年长他十岁的男人,感觉他比前一天还要英俊。威斯克的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容易让他下意识低头躲避。他是如此年轻,不知道这其实是羞涩,与其下更深,比羞涩更善于躲藏的期待。但这一次,克里斯勇敢地迎了上去。他摸了摸威斯克的嘴唇,凝视着那里的纹路,接着闭上眼,给了他的队长一个安安静静,小心翼翼的吻。

评论

热度(9)